当前位置:首页  »  交通淫色  »  [另类红楼梦](1- 3)作者:秦远兮

[另类红楼梦](1- 3)作者:秦远兮

发布时间:2018-01-02 17:46 来源:[db:来源
色尼姑 色小姐 大香蕉网 哥哥干 哥哥射 哥哥去 色琪琪 超碰在线视频nnbai.com
操逼吧caobiba,肏屄吧caobiba,把屄操babicao,来操逼吧把屄操 字数:8833(1- 3)
 
  
 
    词曰:前生孽缘结,今世心魂献,生死相随主与奴,朝暮倾情恋。羞辱花样 多,囚禁黄金饭,一日三餐圣水滋,胯下春秋伴。
 
         第一回荣国府黛玉倾城潇湘园宝玉迷情
 
  话说金陵十二钗前世孽缘未了,难成正果,又寻不得一个良机重回尘世,了 解这段孽缘,于是整日价愁容满面,唉声叹气,看不见一丝欢颜。常言道:天道 轮回,报应不爽,一日,天元独尊道人巡视人间时,无意间将随身携带的一块宝 玉掉落在了荣国府内,恰巧被王夫人捡到,王夫人见这宝玉剔透晶莹,光润无比, 顿时欣喜万分,爱不释手,于是就悄悄地挂在了自己的玉颈上了。岂不知这块宝 玉是有灵性的,几天之后,王夫人脖颈上戴的这块宝玉就不翼而飞了,王夫人仔 仔细细寻找了好几日,连个影子也没看见,郁闷难受了一段时日,也就慢慢的忘 了这件事,十个月后,王夫人临盆,生下了一个宝贝儿子,令她目瞪口呆的是这 个宝贝儿子生下来时,脖子上竟然挂着她之前寻找不到的那块宝玉,王夫人见老 太君喜得合不拢嘴的样子,就不敢对家人说明宝玉的原委了。当下老太君就给自 己的宝贝孙子起名宝玉,而就在宝玉进入王夫人捡到宝玉的那一瞬间,金陵十二 钗的魂灵全部苏醒了,到宝玉降生时,她们已经先后借着有灵性的宝玉的指引, 先后回到了尘世。这金陵十二钗依次是: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秦可卿,王 迎春,王探春,王惜春,晴雯,尤三姐,袭人,妙玉,薛宝琴。
 
  单说这林黛玉生就的金枝玉叶,聪慧伶俐,长到十五岁时,鹤立鸡群,其倾 国倾城之貌,令众多的美女花颜失色,其气质之高雅,即便是那皇室里的公主皇 后妃子,也难望其项背。谁成想,其命运不济,十六岁这年,父母便先后因病辞 世,落下了她孤苦伶仃一个人了。远在金陵的外婆老太君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的亲 外孙女受这种委屈,于是吩咐家人立即启程前往京城,接回黛玉。
 
  尽管黛玉的父亲已经去世,人走茶凉,但荣国府的次子贾政此时正是官运亨 通,权势熏天,因此,官场里面巴结奉承的大小官员自然是不会少的,所以这一 路上,各地官员接送招待,简直到了毕恭毕敬无微不至的地步了,那场面真是壮 观热闹,黛玉这一路上自然是不会受到丝毫的委屈了。只是在遇到水路,黛玉不 得不坐船时,一时不能适应,先是头晕目眩,接着就恶心欲吐。
 
  那金陵知府贾雨村本就是贾府养的一个奴才,这一次去接黛玉,他自告奋勇, 带着一对人马亲自前后护送,当看到黛玉仙儿一般的人时,真恨不得能跪在黛玉 足下叫上几声亲妈,一路上只恨不能靠近黛玉,这会儿,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绝 好的表现机会的,于是,在黛玉就要呕吐的那一刹那,他双手捧着早已准备好的 银盆,几大步就屈身跪在了黛玉面前。黛玉这会儿自然是什么也顾不得考虑了, 顺势就呕吐到贾雨村双手捧着的那个银盆里面了。就这样,黛玉断断续续的呕吐 着,一直到上了岸,而贾雨村便一直那么跪着捧着银盆,竟然纹丝也不敢动一下。 看着黛玉上了轿子,贾雨村令护卫紧紧跟上,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嘴脸埋 在银盆里面,如同见到了仙界的山珍海味一般,大口吞吃起黛玉的呕吐物了。这 状态被平时心细的黛玉身边的婢女紫远远地回头看到了,她掩着嘴吃吃地笑着, 心里说:老娘迟早叫你这个贱货吃个够。
 
  轿子在老太君房门外落了地,紫鹃掀开金色的帘子,搀扶着黛玉出了轿子, 进入了老太君房间的正厅,抬头就看见外婆端坐在檀木扶手椅上,左手站着舅母 王夫人,右手站着舅父的偏房赵姨娘,后面站着婢女鸳鸯。
 
  看见外孙女进来,老太君嘴里喊着黛玉的名字,就站起来。黛玉连忙紧走几 步,给外婆口头问安,老太婆伸手将黛玉拉进怀里,一时想起了女儿,就不www.ri05.com免发 出了悲声,流了几滴老泪。就在此时,荣国府总管家王熙凤旋风似的快步走了进 来,嘴里已经喊出了声:「哟哟,林妹妹都已经来了呀,快让嫂子细细瞧瞧。」 
  黛玉未来得及给王熙凤施礼,就被她双手拉进自己怀里,仔细地瞧了又瞧, 嘴里说着:「哎呀,这俊模样,真是天上的仙女也难极万一呀,看得我这会儿都 馋得恨不能咬你两口。」黛玉一时脸蛋羞得通红,小声说道:「嫂子快别这么说 了,黛玉担当不起的。」
 
  正说话间,只见一个少年快步闯了进来,嘴里连声说着:「林妹妹在哪儿? 林妹妹在哪儿?」回头看时,这个少年就已经到了跟前,只见他身材修长,面如 傅粉,唇如桃花,眉清目秀,身着白色锦缎连襟长袍,脚穿貂皮软靴,胸前挂着 一块纯白色的宝玉,这少年两眼此时痴呆呆地看着黛玉,问道:「你就是林妹妹?」 看着黛玉发愣,王熙凤连声说:「是的,是的,她就是你的林妹妹,妹子,这个 呆子就是老太太的宝贝孙子宝玉。」黛玉听了,连忙施礼道:「妹妹见过哥哥。」 
  这宝玉听到如此甜甜的声音,再看着眼前这个美如天仙的妹妹,只觉得整个 灵魂瞬间就跑了出来,两只腿一软,就双膝跪在了地上。
 
  老太太这时被鸳鸯搀扶着走过来说道:「宝玉,你老毛病又犯了,还不快起 来。」王熙凤笑嘻嘻地说道:「是呀,呆子,快起来,这是你的林妹妹,怎么能 跪地磕头呢?」宝玉只是不起,黛玉已羞得满脸通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好在 此时,赶进来的晴雯伸手抓住宝玉的衣领,用劲一提,竟把宝玉的整个身子都领 了起来,接着往前紧走几步,就轻轻地放在了铺着虎皮的龙椅上了。
 
  老太太随后依次给黛玉介绍了王夫人,赵姨娘,薛姨,薛宝钗,探春,惜春, 秦可卿等,完了之后,饭菜也已准备好了,大家就跟在老太太身后,去了用膳房。 
                第二回
 
  王熙凤饭后发威,黛玉桃林施恩
 
  午餐之后,王熙凤回到自己别院的休闲室,平儿刚伺候着换了一身粉红色的 丝绸旗袍,王夫人和赵姨娘就匍匐着爬了进来。爬进了门槛,两人就对着熙凤叩 头问安。熙凤冷冰冰地说了一句:「爬到我跟前来。」这两人连声应诺着快速爬 了过来,就听熙凤轻声说道:「把狗脸仰起来。」「是,亲娘。」二人回答着刚 扬起了脸,熙凤就照着这两张一胖一瘦的脸抽打起来,整个休闲室此时除了噼里 啪啦的耳光声,就是熙凤高一声低一声的辱骂声,两个人也不知挨了熙凤多少耳 光,只见那两张脸慢慢地变得又紫又红,期间两人每被被打倒,就又快速跪直身 子,不敢吭出一声来。
 
  王熙凤也许是打累了,她咳嗽了两声,照着王夫人和赵姨娘快速张开的嘴分 别狠狠地咔了一口痰,就转身坐回椅子上。王熙凤的这张椅子并不是普通的椅子, 而是特制的坐便椅,王夫人训练有素地迅速躺在了椅子下面,熙凤在刚才换衣服 时早已退去了裤衩,所以,王夫人的嘴习惯性的大张着包住了熙凤的尿道口,时 间不大,就听到了王夫人快速吞咽尿水的「咕咚咕咚」声,直到熙凤的一泡尿灌 进了王夫人的嘴里,竟然没有看见一滴洒出来。
 
  王夫人从椅子底下爬出来,给熙凤磕了三个响头,谢了恩,就静悄悄地跪在 了熙凤的左身边,将自己的脸贴住熙凤的鞋底,伸出舌头,细心地舔了起来。这 个时候,赵姨娘早已经仰面躺在了椅子下面,正在聚精会神地吮吸着熙凤的ga ngmen。而此时的平儿则一直直着身子跪在熙凤身子的右边,仰着脸,张着 嘴,充当着一个痰盂的角色,熙凤时不时的往这个人造的痰盂里面吐一口唾沫或 者咔一口痰。
 
  赵姨娘的舌头在熙凤的gangmen里面吮吸了大约一顿饭功夫,才看见 熙凤的gangmen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带着粘液的头,赵姨娘不敢再乱动,只 是张大嘴静静地等着对她来说犹如山珍海味的美食慢慢地落入她的嘴里。熙凤的 今天的屎看上去金黄金黄的,软酥酥的,所以拉出来的就又细又长,当第一节断 了的时候,赵姨娘的嘴就已经满满的全是熙凤的屎了,她小心谨慎地慢慢蠕动着 舌头,一点一点往下咽着,生怕洒出一丁点儿。但今天王熙凤却不再给她吞咽的 时间,就见那金黄金黄的屎连续不断的从熙凤的gangmen里挤了出来,很 快就把赵姨娘那瘦长的脸全给遮盖住了,仅仅隐隐约约地能看见那两个鼻孔把旁 边的屎呼出吸进。
 
  一泡屎终于拉完了,王熙凤双手提着衣裙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赵姨娘那满是 屎的脸,忍不住一阵恶心,一股酸水就涌了出来,她一把抓住王夫人的头发,王 夫人心领神会,快速仰脸张嘴的同时,王熙凤呕吐出来的粘液就直喷进了王夫人 的嘴里,王夫人尽管在快速地吞咽着,但紧接着而喷出来的是王熙凤刚刚吃进肚 子里还没有来的进消化的午餐,王夫人就第一次意外的享受到了王熙凤呕吐物的 满脸覆盖,兴奋得浑身都乱颤起来。
 
  王熙凤实在没有什么可呕吐的了,才把鼻涕擤进了平儿的嘴里,随后,将自 己的屁股放在了平儿的脸上,等平儿舔吃干净了她gangmen里面和周围的 屎,这才赏了平儿几口唾液,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扶娘回屋去。」 「是,亲娘。」平儿应了一声,赶忙起身,搀扶着熙凤进了里面的卧室。王夫人 就这么跪着,赵姨娘就这么躺着,两个人就像木偶一样,估摸王熙凤睡醒之前, 她两谁也不敢动一下的。
 
  回过头说黛玉。午饭之后,宝钗、探春和惜春本来是要陪她到处转转的,但 黛玉素来是不喜热闹的,因此就借口自己感觉不适,一一婉言谢绝了。依她的意 思是要回去歇息的,但经不住紫鹃的一再央求,便在紫鹃的搀扶下,来到了荣国 府的后花园。
 
  春天的景色此刻在这里展现得异彩纷呈,一览无余。地上的草坪绿绿的,嫩 嫩的,软软的,那些人工精凿的假山更是布置得精妙异常,有花有草,有淙淙流 淌的小溪,有怪石林立的山壑,也有迷宫一般的山洞。黛玉沿着鹅卵石甬道慢慢 地走着,尽情地欣赏着眼前的美妙春色,紫鹃则双手托着黛玉的衣裙,紧紧跟在 身后,以免被地面的尘土玷污。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了桃花盛开的桃花园,黛 玉贴近花蕊绽放的桃花,闭上双眼,尽情地闻着那桃花散发出的缕缕香气。 
  紫鹃在一旁的花岗岩坐凳上铺好随身带着的一块淡蓝色的丝绸巾,便跪伏在 黛玉脚边道:「请主子移驾安歇一会儿吧。」黛玉抬起一只脚,在紫鹃的后脑勺 上踩了几下,微笑着道:「好吧。」
 
  紫鹃搀扶着黛玉在石凳上坐好后,便跪在黛玉面前,俯下身子,双手托起黛 玉的一只脚,细细的按摩起来,黛玉则微闭着双眼,悠然自得地享受着,这一刻, 她简直就是天上至高无上的女神,气质高雅而高贵无比。
 
  紫鹃按摩完了主子的两只脚,就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主子的鞋面上,细细地亲 吻起来,而这一幕被尾随而来的宝玉看了个真真切切,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不 断地发痒发暖发酥,恨不得立马就变成黛玉的一只狗,整日的跟随在她的身后。 
  就在此时,宝玉看见黛玉用鞋尖托起紫鹃的下巴,笑嘻嘻地问道:「小贱货, 是皮痒了,还是口渴了?」就听紫鹃腆着脸笑道:「主子,奴儿皮也痒了,口也 渴了。乞求主子赏赐。」黛玉又笑问:「那是先给你松皮呢,还是先给你解渴?」 紫鹃答道:「只要主子高兴,不管怎么玩弄奴儿,都是对奴儿的恩赐,都是奴儿 所期盼的。」黛玉笑道:「你个小贱货就是小嘴巴甜,那就先张开你的狗嘴,让 主子我给你解解渴。」紫鹃欢喜的连连磕头谢恩,接着就跪着移进了黛玉的怀里, 仰起了她那清秀的俊脸,慢慢张开了小嘴,那双眼充满了对自己主子崇拜至极、 敬畏至极的目光。
 
  黛玉嫩润的双唇慢慢启开,一股晶莹透亮、奇香无比的玉液缓缓地落进了紫 鹃的嘴里,紫鹃感动的双眼泪盈盈的,嘴里不断吮吸着柱子赏给她的玉液,品味 着其中的美味。黛玉笑着欣赏着,见紫鹃咽下去了,就吐出了第二口。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紫鹃也不知吃了黛玉多少口玉液,却还是满眼 乞求的眼神,黛玉笑道:「你个小贱货,真是贪得无厌呀,主子这会儿吐不出来 了,下次再赏你吧。」说完,黛玉使劲咔了几声,紫鹃兴奋得浑身都开始哆嗦了, 因为她最最痴迷的这一刻就要来临了,她连忙给黛玉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仰着脸, 张着嘴,眼巴巴地等着主子的圣物滋润。终于,她看见了主子洁白而粘粘的香痰 从迷人的双唇慢慢地落了下来,当她的舌头触到了主子香痰的那一瞬间,她的浑 身就像被点击了一样,麻酥酥、暖酥酥,那巨大的幸福的感觉就在这一刻占据了 她的整个灵魂了,那幸福的泪水也在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在紫鹃开始细细品味黛玉的香痰时,黛玉的纤手已经开始在她的脸上抽打起 来,虽说黛玉抽打的并不太重,但紫鹃的双颊还是很快就变得通红通红的了。也 不知打了多少下,黛玉也许是双手打疼了,于是就脱下自己的一只鞋子,用鞋底 在紫鹃的脸蛋抽打起来,看到紫鹃的脸颊开始肿胀起来了,黛玉顿生怜惜,住了 手,见紫鹃还是满眼乞求的样子,黛玉双手抚摸着她那红肿的脸蛋温柔地说道: 「乖女儿,晚上妈妈再好好赏赐你。」说着话,黛玉往紫鹃的嘴里吐了一口唾液, 算是对紫鹃的一点补偿了。
 
  黛玉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在不远处窥探的宝玉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连爬带滚 地就到了黛玉的脚边,接着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跪拜磕响头了。
 
                第三回
 
  林黛玉笑脸羞宝玉,秦可卿冷面辱贾赦
 
  话说林黛玉看见宝玉跪在自己的脚下叩头不止,一时呆愣在那儿,不知如何 是好。紫鹃站起来,抬脚踏在宝玉的后脑勺上,笑嘻嘻地问道:「嗨,你这么不 停地磕头,到底想求我家主子什事,真是一只笨狗。」黛玉本想训斥紫鹃几句, 但看着宝玉这个模样,心里也就明白了十之八九,因此,也就由着紫鹃去了。 
  宝玉的头被紫鹃穿着绣花鞋的脚使劲踏着,嘴巴紧贴着地皮,一时说不出话 来,但他也不敢乱动,直到紫鹃移开了那只脚,宝玉这才说道:「紫鹃姐姐,小 弟想要和你一样,做你家主子的奴才,做你家主子的儿子。」
 
  紫鹃笑道:「呵呵,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呀,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也配 做我家主子的奴才和儿子,呸,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宝玉跪直身子,很不服气 地说:「我长得一表人才,又是荣国府的大少爷,咋就不配了。」
 
  「嘿,你既然身份这么的高贵,又长得一表人才,为何还要给我家主子当奴 才,当儿子呢?」
 
  「我高兴这么做,你管得着吗?」
 
  「是吗,那我就告诉你,要想做我家主子的奴才,如果过不了我这一关,门 儿都没有的。」宝玉偷看了一眼黛玉,见她正拿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着,似 乎根本就没有听他两说的话,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坏了,慌忙给紫鹃磕头赔罪。 
  紫鹃哼了一声说道:「原谅你也不难,只要你有本事让我高兴了,你就还有 希望的。」
 
  宝玉挖空心思,苦思冥想,一会儿伸出舌头狂舔紫鹃那天蓝色的的绣花鞋面 和沾满了泥土的白鞋底,一会儿像狗一样围着紫鹃转圈圈,嘴里还不断地发出狗 一样的叫声,惹得黛玉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紫鹃心痒痒的,终于忍不住说道:「爬过来,让我骑着玩一会儿。」宝玉听 话地爬到紫鹃面前,紫鹃伸手抓住他的头发,就骑在了他的背上,另一只手照着 宝玉的屁股狠狠地抽打了几下,喊了声「驾。」宝玉赶紧在地上快速爬行起来。 紫鹃不停地在宝玉的脸上抽打着,时不时地辱骂几声:「笨狗,贱货,乱爬什么 啊,围着我家主子转圈圈呀。」
 
  黛玉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见宝玉喘气越来越粗,脸上的汗珠子也越来越多, 就有些心软,于是喊了声:「奴儿,可以了,骑到我跟前来吧。」「是,主子。」 
  宝玉刚爬到黛玉脚边,就瘫倒在地,只听到大口的喘气声。黛玉道:「奴儿, 去给公子把脸上的汗水擦干净。」紫鹃应诺了一声,就双手提起衣裙,在宝玉的 脑袋上踢了一脚喊道:「贱狗,还不快点躺好。」宝玉挣扎着赶紧仰面躺下,脑 袋紧挨着黛玉的玉足。紫鹃顺势就坐在了他的脸上,那屁股在宝玉的脸上来回摩 擦了一会儿,就起身跪在了黛玉的身旁。
 
  宝玉也想起身跪在黛玉面前,但黛玉的穿着粉红色丝绸绣花鞋的美脚已经放 在了他的额头上,只听黛玉轻声问道:「大公子,你到底想说什么话,现在就赶 紧说吧。」
 
  宝玉连忙答道:「我也想做您的奴儿,当然,如果能做您的儿子,那更是我 三生有幸啊。」黛玉粉两只红色的绣花鞋在宝玉的脸蛋上搓揉着,笑道:「呵呵, 你是贾府的大公子,身份多金贵呀,我哪敢啊,再说了,你我还是表兄表妹关系 呢,这是有违伦理的,要是让我的舅妈和姥姥知道了,那还得了。」
 
  宝玉道:「主子,我的身份再金贵,在您面前,那就不如一只狗了,至于说 兄妹关系,那就更不是什么问题了,您大概还不知道吧,我的母亲和赵姨娘早就 是我熙凤嫂子的母狗了,我曾经偷看过一次,吓得我胆战心惊的,我这个嫂子那 简直就把她两个当畜生了呀,随意的羞辱打骂,甚至还直接往她两嘴里拉屎拉尿, 就这样,我母亲和赵姨娘还不断地给她磕头谢恩呢。还有比这个更不可思议的呢, 我的奶奶,也就是您的姥姥,不知什么时候,就做了鸳鸯的马桶了,专门喝鸳鸯 的尿,吃鸳鸯的屎,有一回,我甚至看见鸳鸯给我奶奶嘴里呕吐,我的奶奶吃完 了,还高兴地不停给她磕响头呢。」
 
  黛玉听了,也不禁大吃一惊,「啊,竟有这等事。」宝玉道:「主子,千真 万确,奴儿不敢说半句谎话的。」
 
  黛玉突然娥眉www.09nv.com一竖,用那穿着粉红色绣花鞋的脚在宝玉的脸上用劲抽了一下, 厉声斥责道:「放肆,谁允许你这么叫我了,紫鹃,替我教训他一顿。」
 
  「是,主子。」紫鹃一把抓住宝玉的头发,使劲提了起来,抡起纤手,照着 他的脸颊就左右抽打起来,那耳光声真是又脆又响,不一会儿,宝玉的脸蛋就变 得通红。
 
  黛玉挥了一下手道:「可以了,奴儿。来,坐到我身边。」
 
  紫鹃紧挨着黛玉坐下,那宝玉赶紧跪在两人面前,连着的磕头谢恩。黛玉抬 起一只脚,用粉红色的绣花鞋尖托着他的下巴,微笑着说:「大公子,你听好了, 不是谁都可以给我当狗的,你目前还没有这个资格的,至于以后嘛,那就要看你 的表现了,哪天如果你的虔诚感动了我,兴许我会动了恻隐之心,收了你。今儿 个你先回去吧。我也累了,要回去休息了。」
 
  宝玉可怜巴巴地哀求道:「求您先赏赐我几个耳光,几口香痰吧。」黛玉笑 道:「香痰今儿个是没有了,连口水也全让我的奴儿吃光了,不过,看在你是我 姥姥孙子的份上,就赏你几个耳光吧。」话音刚落,噼里啪啦的耳光声就在宝玉 的脸上响了起来,宝玉尽管感到脸上热辣辣的烧疼,但看着女神一般的黛玉,就 觉得一股股暖流流遍了全身,自己心里舒服美妙的感觉真的是用语言难以形容, 那幸福的泪水也不知不觉间涌了出来。
 
  约莫扇了百十个耳光,黛玉累的喘着香气,停下了,紫鹃赶紧给主子轻柔打 疼的双手。黛玉看着宝玉磕着响头,笑道:「你还不是我的狗,就不用谢了,如 果你还不满足,那就把我的两只鞋底舔干净吧。」
 
  宝玉欣喜若狂,连忙双手捧住黛玉的一只脚,伸出舌头,在黛玉那满是尘土 的粉红色绣花鞋的鞋底细细地舔起来,他上上下下舔了不知多少遍,直到看不到 一星点儿尘土了,这才捧起黛玉的另一只脚,依旧是那样一丝不苟地舔着,吮吸 着。黛玉则一直微笑着,欣赏着这一幕。
 
  黛玉的两只绣花鞋底总算被宝玉用舌头吮吸干净了,她满意地笑着对紫鹃说: 「奴儿,这大公子今儿个也的确很卖力了,你就替我赏他几口香痰吧。」
 
  紫鹃应了一声,见宝玉的嘴巴已经张得很大了,于是就狠狠地把一口粘痰卡 了进去,紧接着又卡了两口混着唾液的清痰。黛玉见宝玉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 心一软,就咳嗽了几声,凑进宝玉大张着的嘴巴,只见一大口闪着亮光的香痰慢 慢地落进了宝玉的嘴里,接着又往里面吐了几口玉液,而紫鹃几乎同时对着宝玉 的脸吐着唾液。
 
  黛玉站起身,低头看着宝玉那满是痰液的嘴和满是唾液的脸,笑着说道: 「第一次就赏赐了你这么丰富的羞辱,你应该算是最幸运的了,因为在此之前, 我一直是认为天下的任何男人都不配给我做狗的。今天对你我竟然破例了,但愿 你能如愿地成为我足下一只真正的贱狗,幸福快乐地生活在我的胯下。好了,你 就这么跪着吧,半个时辰之后再离开。」说完,紫鹃就搀扶着黛玉离开了桃园。 
  回过头单说秦可卿,她离开贾府的饭厅之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婢女莲 儿伺候着她换了一身粉红色的睡衣,就搀扶着她来到了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很是隐秘,除了她和自己的婢女,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地下室布 置的虽说很华丽,但里面除了一张特制的座便椅和一个竹制的狗笼之外,就是在 一面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鞭子、板子、和假yangju。自从一年前,她 的公公奸污了她之后,她先是用笑脸把公公变成了自己的一只狗,接着就挖空心 思把原先的地下室重新布置了一下,私下偷偷地让外面的手艺人特制了这些东西, 先是把公公在狗笼里圈养了几个月,每天只能吃到自己和婢女的屎尿,为了不使 他饿死,还时不时的给他的狗盆子里呕吐些饭菜,后来干脆把他固定在了座便椅 的下面,她和婢女直接往他的嘴里拉屎拉尿了。
 
  刚才午餐时,秦可卿酒喝得有点过量,硬是控制着自己才没有当着众人面前 吐出来,所以,当她到了地下室,就吩咐莲儿解开紧缚着公公双手双脚的绳子, 移开了座便椅,莲儿熟练地把一个漏斗塞进了贾赦的嘴里,并双手扶着漏斗,秦 可卿蹲下身子就再也忍不住了,就看见她刚吃进肚子里不久的饭菜接连不断地喷 进了漏斗里面,好在那个漏斗足够大,秦可卿的呕吐物才没有溢出来。
 
  秦可卿最后的几大口粘液和酸水赏给了恭候了半天的莲儿,等莲儿吞咽之后, 就把自己的鼻子凑近莲儿的嘴,使劲擤了几下,那粘粘的透亮的鼻涕就射进了怜 儿嘴里,随后她掏出餐巾纸擦干净自己的鼻孔,顺手将餐巾纸塞进莲儿的嘴里, 这才坐到座便椅上,笑眯眯地看着公公贾赦大口吞咽着自己的呕吐物,看着莲儿 品味着自己的鼻涕。
 
  约莫过了一顿饭工夫,漏斗里的呕吐物几乎都进了贾赦的肚子,秦可卿对莲 儿招了一下手,莲儿快速地就躺在了座便椅下,熟练地张大嘴,贴住秦www.pffffp.com可卿的尿 道口,时间不大,那淡黄色的尿液就一股一股地流进了莲儿的嘴里,莲儿看来早 就训练有素了,所以和自己的主子配合的相当默契,几乎没有让自己主子的一滴 尿液溢出到外面。
 
  等莲儿喝完了自己的尿,爬出来后,秦可卿起身走到公公贾赦身边,弯腰取 下他嘴上的漏斗,直接就蹲在了他的脸上,一会儿,那金黄色的热乎乎的屎就一 节接着一节落在了贾赦的嘴里、脸上,很快的,贾赦的脸几乎盖满了秦可卿的屎。 
  秦可卿将最后不多的一点儿带着粘液的屎赏给了莲儿,莲儿赶紧咽了下去, 用自己的嘴舔舐干净了主子的gangmen,又用自己的脸蛋在主子的gan gmen上擦拭了一会儿,这才给主子穿上裤衩,跪下给主子磕头谢恩。秦可卿 用脚尖挑起莲儿的下巴,笑道:「奴儿表现不错,你看着让这个贱狗吃干净了, 妈妈晚上再好好地赏赐你。」说完,秦可卿转身走出了地下室。
 
  莲儿回过身,将漏斗又塞进贾赦嘴里,屁股对着漏斗撒了一泡尿,随后取下 漏斗,就蹲在贾赦的脸上拉屎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多撸,丁香香蕉,每天撸,大香蕉,很很撸,新加多撸,新日夜撸